金莎驳斥章子怡直中要害,但郝蕾说:实力不行不要硬跨,她完败了

金莎在《我就是演员》第3期中表演了《三十而已》片段,由于演得实在没法看,评委们给出了非常严厉的点评。

事后金莎发文“演员对我来说就是个承载梦想的平凡的工作,人人都想做的工作也不等于低级”。

金莎这个点是很有力量的,用“职业不分高低贵贱”很好地驳斥了章子怡,但这实际上根本不是重点。

金莎的表演是很烂的,表演结束后,评委都是针对她的表演做出的正常点评,是她说完“自己为什么来到这个舞台”这段发言后,评委才开始情绪激动的。

金莎说自己因为有“少女感”,而接不到合适的戏,有些戏来找她的时候她又觉得团队或角色不好不想演。

这时候评委就忍不住了,我总结了一下评委的意思:就是演员要有演员的样子,跨界的话实力不行就不要硬跨。

张颂文说得很温柔,你是演员就要什么戏都敢演,不能只挑好的角色演,更不能还没开始演就说团队不好,这样只会让人觉得你没有实力,让别人看到的机会只会更少。

不管你是歌手还是演员,你喜欢就可以来尝试这一行,但只要你想从事这个行业,就应该用职业演员的态度去对待。

郝蕾虽然说自己不同意张颂文的观点,但实际上有相同点只不过说得更狠了。

金莎的代表作就是“校花”“少女”之类的一些角色,她当演员红的那阵也是年轻的时候。

郝蕾的意思是你年轻的时候可以演少女,但这个年龄就不能演少女了,演员都有自己面对的角色,你现在又还挑剔,演技又不是多好,为什么不老老实实做歌手。

“少女感”对歌手来说本身是件好事,说明你保养得好,但演员你40岁保养得好也只能演40岁的人物角色,少女不是你保养得好就能演出来的。

你40岁都来演少女,你让少女演什么呢?郝蕾说得非常对。

事实也是这样,40岁还有少女感确实接不到戏,在演员这条路基本走不通了,因为你少女和妇女都演不了,演少女年龄不行,演妇女长相不行。

突破都是在你准备好的时候才能突破,所以放弃唱歌来演戏真没必要,李成儒也很好地总结了金莎的发言,她就是身上还有个壳没有去掉。

然后到了章子怡的部分,章子怡也是说“不要做你力不从心的事”。

章子怡有个灵魂发问:“你的心慌不慌,就是你演这个戏的时候心里有底吗?”金莎自己也说其实表现是不满意的,也可以说就是心里没底。

这就是职业与跨界的区别,你在一个领域越专业,就会对专业这两个字特别敏感,看到有些人不珍惜机会,或犯一些不该犯的错误时就会着急。

可能也是对专业的敬畏吧,他们很抵触别人的不专业,而且现在跨界的风评一直不好。

好好的演员非要去唱歌,好好的歌手非要去演戏,很多流量艺人拍了烂戏,发了烂歌又总是刷上榜单。

所以章子怡说现在的演员浮躁,但我觉得现在其实所有人都浮躁,浮躁其实就是为了钱,哪里有钱赚就跑去哪里,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。

赚钱可以,但是不能损害职业演员的利益,不能不认真对待职业演员的专业,这或许是这个事件隐含的意义。